300人一年花5000万买零食 这个行业80%的公司今年都

发布时间: 2020-07-15 21:26 文章来源:香港新澳门app

  

  就在前几天,特斯拉的股价在一片惊叹声中站上了1300美元大关。有人算了一下,现在特斯拉的市值已经突破了2500亿美元大关,差不多相当于5.5个通用、7个比亚迪002594)、8个福特、22个蔚来。

  为了庆祝自己战胜了做空特斯拉的“邪恶势力”,马斯克甚至在自家网店上架了一款金边亮红色缎面的限量款“做空短裤”,算是用最直接的肢体语言对空头们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国骂“Kiss my ass”。

  就在上周末,有个绰号叫“侃爷”的说唱歌手公开宣布参加美国大选。尽管在社交媒体上被无数人群嘲,但唯恐天下不乱的马斯克还是第一时间送去了祝福。

  就在特斯拉春风得意的当口,国产“造车新势力”们却陷入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裁员的裁员、降薪的降薪,最夸张的几家公司连工资都发不出来、马上就要垮了。

  就像美团王兴说的那样,现在中国的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了,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3家(传统)民企、以及有限的3家造车新势力。

  如果把时间往前推一年,这些蹭上了“造车”风口的国产牌子过得都还不错。甭管手里有没有真技术,只要能讲得出故事,总能有一堆人找上门抢着投钱。

  也许是因为钱来得太容易,连骗子也变得越来越不走心了,甚至有人拿着“假专利”骗了几十个亿的投资,折腾了一年多才被人发现。

  十几年前,有个叫王晓麟的律师在美国发了家。在职业生涯的初期,他在圈内的声望是很高的,甚至还帮不少中国公司打赢过跨国官司。

  一般来讲,造车是个投入巨大的技术活,不仅需要有足够的启动资金、还得有可靠的技术,手里不捏着几个靠谱的专利,投多少钱都是打水飘。

  当时美国有个移民规定,合格的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一定数额的投资获得绿卡。利用这个做诱饵,王律师的公司很快就融到了2000万美金,紧接着还买下了个叫“Mycar”的造车专利。

  虽然名字听上去挺唬人,但其实一点都不靠谱,不光上不了牌照、也跑不了高速,实际上就是个高配版的老年代步车。

  按照公司官网上的说法,这款后改名为迈迈的电动车很受欢迎,甚至在2012年登上了美国国防部的供应商目录;但事实却与此相反,直到王晓麟的美国公司破产,这款破车也没能卖出去几辆。

  2017年,号称能从国外引进全部核心技术的赛麟汽车跟江苏如皋签下了个大项目:不光要投资178亿建一座汽车生产基地,将来生产的零部件和整车还会直接销往欧美,前景广阔。

  为了所谓的“核心技术”,江苏如皋是要钱给钱、要政策给政策,前前后后搭进去了66个亿的投资,还把这个项目列入了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里,两个大忽悠的业务能力确实不俗。

  据内部人士透露,这场发布会花了将近3个亿,请的明星也算是当时的顶流――主持人是华少,嘉宾则是吴亦凡和杰森斯坦森,规格不可谓不高。

  只不过推出的产品就有点差强人意了,跑车是一辆都没见着,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那款叫做“Mycar”的老年代步车――关键是卖得也不好,截止今年5月底,一共只卖出去了27辆。

  4月27日,有个叫乔宇东的人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王老板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在这两项严厉的指控下,赛麟汽车迅速陷入了舆论漩涡,公司管理层也在一夜之间全部离职。

  没过多久,资金链断裂的赛麟开始欠薪、裁员,连办公室的房租都交不起了。随着厂子被法院查封,仅剩的数百名员工也在领导的带领下集体离职。

  7月2日,被逼无奈的当地政府最终选择了报警。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嗅觉灵敏的王晓麟早在几个月前就跑到美国去了,骗了一大波,自己跑出去吃香的喝辣的,比贾跃亭都不差。

  在最近的一次内部电话会中,拜腾CEO戴雷坦诚了公司现在窘迫状况:融资迟迟不能到位,北美和德国办公室不得不申请破产,上海和北京办公室要跟着退租、拖欠的工资也可能发不出来了。

  CEO毕福康是宝马i8之父、总裁则出身英菲尼迪,设计师、高管里面一水的牛人,甚至有人专门为了拜腾的offer换了定居的城市。

  在明星高管的光环照耀下,早期的拜腾根本不用为钱发愁。光是2018年,就从宁德时代300750)那拿到了5亿美元的B轮融资,被拒绝的土豪和国资企业更是不计其数――想投资?先去门口排队吧。

  整车产线设备对标特斯拉、部分零部件的研发投入也超过了豪华车标准,就连销售的服装也是量身定做、专门定制的,一盒名片就要上千块,逼格足够高了。

  除了在设计上吹毛求疵,连办公室的零食配置也是业内顶配――整个2018年,拜腾北美办公室花在零食采购上的钱就有700万美元,小五千万人民币了,总共才300多人,平均每人一年就吃掉了十几万的零食。

  按照公司内部员工的说法,这种大手大脚的习惯甚至延伸到了业务线。甭管什么项目,只要部门VP点头就能直接从财务拿钱,既没有成本管控也没有合规审核,结果钱花了不少、车却没造出来。

  早在今年四月,拜腾汽车就被曝出美国研发中心临时裁员、高管降薪80%的消息;没过多久,南京工厂因为欠费被停水断电、上海北京的办公室也相继撤租,这场烧钱大戏最终还是演不下去了。

  从2015年贾跃亭在发布会上宣布造车开始,造车新势力正式登上历史舞台。靠着精致的PPT和如梦似幻的美好愿景,创始团队们只要讲好一个故事就能拿到钱、行业内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根据天眼查数据,我国目前光是经营范围里包含“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的企业就有超过14万家。

  融资规模也不小,有人为此专门统计过,截止2019年3月份,中国造车新势力的融资规模已经超过1700亿元;

  其中,蔚来、威马、小鹏、拜腾、FF、奇点、车和家、爱驰、电咖、前途等10家较为知名的造车新势力,总额已经超过1000亿。

  没有行业规模,就不可能有完整的产业链、不可能出现持续的技术进化,更没可能在行业内掌握话语权。靠真金白银培育市场、砸出一个赛道,这的确是最有效的政策逻辑和哲学。

  不过在数年的野蛮生长后,国产造车新势力似乎还挣扎在最初的起跑线上。不仅没能培育出拿得出手的新晋巨头,就连不欠工资、不拖货款这种最基本的要求都成了值得称道的“宝贵品质”。

  整个2019年里,国产品牌几乎都维持着不温不火的状态;而在遭遇了车市熄火、新冠疫情双重打击的2020年,全国近40家造车新势力中,还敢披露销量数据的仅有8家。

  即便这样,今年1-6月,新增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还是有近2.2万家,而且1万亿人民币已经被花出去了,有的人是看到了未来,更多人只是看到了金钱滚滚吧。



版权所有:四川香港新澳门app工程起重机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