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耐克集团六名男性高管相继下台的背后——一

发布时间: 2020-06-22 16:37 文章来源:香港新澳门app

  

  :在“#Metoo”运动的背景下,Nike Inc. (NYSE:NKE) 耐克集团的Nike 耐克品牌总裁Trevor Edwards 今年三月突然宣布“退休”,以致至今总共六名男性高管下台的背后,是该全球最大运动用品集团一次由女员工开展的调查所衍生的结果,《

  3月5日的Nike Inc. 耐克集团俄勒冈州Beaverton 总部,一份针对女职员是否在工作环境中遭受过性侵犯或性别歧视的调查出现在集团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k Parker 的办公桌上,拉开了女性集体反击的序幕。事后Mark Parker 表示:“得知公司出现这么多不符合我们价值标准的行为,导致部分员工感到不受尊重,也不能以最佳状态工作,我感到心痛。”

  而真正受伤的无疑是被侵犯或歧视的雇员,不论男女。多数接受《纽约时报》访问的员工都认为Nike Inc. 耐克集团的工作环境贬低女性。

  例如男性管理层出差总要光顾脱衣俱乐部。主管向女下属吹嘘背包里的避孕套。男上司经常性地以女性生殖器的粗俗说法指代竞争对手。

  更具体的例子包括,某匿名女员工称曾被男上司强行冲入洗手间企图强吻,另一位女员工指男上司曾在电邮提到女同事的胸部。也有人说曾被男上司以“stupid bitch(愚蠢的婊子)”称呼,更被该上司愤怒地扔车钥匙,她向人力资源部反映情况后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事实上,Nike Inc. 耐克集团人力资源部接获的正式投诉不在少数,但大多数情况下女员工会被告知是她们自身的问题。当越来越多男、女受害者坦白遭遇,Nike Inc. 耐克集团才开始“全面地评估人力资源运作”。“我们并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集团发言人KeJuan Wilkins 回应。

  若干女性高管则在察觉到集团内男性的晋升机会远高于具备更丰富职业经验的女性时,选择了出走,其中包括前全球品牌营销副总裁Nikki Neuburger。她在离职前给Mark Parker 写信,详述了离职原因和问题所在。

  去年9月离职的Amanda Shebiel 为Nike Inc. 耐克集团服务了五年,她指出公司文化“令人不安、具威胁性、不公不正、亦带有性别歧视”。她说:“为什非要摆出匿名调查才能引起关注?我和很多同事都投诉过。没有人为了投诉而投诉,我们希望情况得到改善。”

  更多受访者则选择隐藏身份,不论以保密协议为由,还是担心被体育用品同行或Nike Inc. 耐克集团所在的波特兰市社区排斥,也有些人的配偶或亲戚仍供职于该集团。

  《纽约时报》文章中或笼统或详细的例子几乎都没有指名道姓控诉任何男性管理层,除了率先被问责的Trevor Edwards。他拍板聘请英国女歌星FKA Twigs 为VaporMax 女装产品拍广告,然而这个跑步鞋广告却呈现FKA Twigs 疑似跳钢管舞,又让男运动员穿上女装运动文胸。有传该广告最终被Nike 耐克品牌联合创始人、集团荣誉主席Phil Knight 砍掉,但集团已经为此花费上百万。

  Trevor Edwards 一度被外界认为会在两年内接棒今年61岁的Mark Parker 主掌Nike Inc. 耐克王国。在3月15日的看似波澜不惊的公告中,Nike Inc. 耐克集团表示Mark Parker 会在2020年后继续兼任主席、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同时感谢了Trevor Edwards 过去25年在集团内担当重要角色时所作出的重大贡献。

  据在Nike Inc. 耐克集团工作了接近20年的一名前员工,Mark Parker 是他遇到过其中一个最和善、最真诚的人,绝对不是“兄弟”文化那种人。

  性和性别因素外,Nike Inc. 耐克集团也被曝露出管理和人员问题。有前雇员称虽然自己无日无夜拼命工作完全是自发性的,但直到离职后才醒觉由于工作环境充斥永不满足的A型人格同事和上司,自己一直处于焦虑状态。也有人批评批发业务聘请合同工的策略创造了雇佣和薪酬二级体制,不仅打击士气,还削弱了企业文化。

  过去五年,美国俄勒冈州劳动产业局收到24宗来自Nike Inc. 耐克集团员工关于不公平对待的正式投诉,而来自Adidas AG 阿迪达斯集团和Under Armour Inc. (NYSE:UAA) 安德玛的投诉分别只有一宗,当然,这两家企业的总部分别设在德国黑措根奥拉赫和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Nike Inc. 耐克集团全球人力资源执行副总裁Monique Matheson 通过内部备忘录承认在招聘和提拔女性及少数族裔员工方面改善轻微。她指出尽管集团全球员工的男女比例均衡,但副总裁中只有29%是女性,而美国区内数百个副总裁中,非白人的比例更低至16%。

  此前《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称Nike Inc. 耐克集团的北美篮球品牌高级品牌总监Vikrant Singh、全球品牌数字营销及创新副总裁Daniel Tawiah 以及负责促进企业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副总裁Antoine Andrews 都在六人离职名单内,此外还包括Trevor Edwards 的副手Jayme Martin。

  意大利眼睛制造商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中期业绩显著改善,管理层在财报中重申2020年恢复收入增长及可持续财政状况的展望,刺激股价在周一全球股市崩盘的背景下飙升最多12.7%至0.994欧元。

  法国当地时间周二晚,来自中国的时尚服装品牌ERAL 艾莱依首次亮相巴黎时装周,以“醒”为主题发布2018秋冬系列。

  香港美容巨头莎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周二盘后反盈警,公司预计截止3月底财年将录得5.00-6.00亿港元亏损,唯其中包括退出新加坡业务一次性损失4,000万港元在内的2.40-3.00亿港元减值拨备,意味着持续业务全年净亏损2.60-3.00亿港元,而前一年集团录得4.71亿港元纯利。

  在宣布2,000万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后,亚洲最大奢侈品电商Secoo Holding Limited (NASDAQ:SECO) 寺库控股股价周四盘前最多蹿升五成。

  凭借持续的门店扩张,海澜之家(600398.SH) 去年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成为安踏之后第二个本土服饰品牌“两百亿俱乐部”成员。

  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002563.SZ) 去年收入接近200亿,在收购法国童装业务Kidiliz 的首个完整财年,该集团收入大涨23.01%至193.368亿元。

  首季度业绩,尤其是FILA 斐乐品牌销售跌幅微弱超预期,安踏体育 周四获多间大行唱好,股价早盘最多升约6%创近一个月新高。

  香港美容巨头莎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今日公布的财年四季度业绩非常惨淡,COVID-19 大流行对全球经济尤其是零售业的冲击,令该公司无法独善其身,甚至雪上加霜。

  I.T Ltd. 对截至2月29日的2020财年发布第二个盈利预警,现在预计香港社会事件、新冠病毒疫情等因素将导致去年录得不低于3亿港元的净亏损

  根据Nike Inc. (NYSE:NKE) 耐克集团最新的业绩更新文件及该集团同名品牌大中华区分销商宝胜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最新的月度销售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体育运动用品零售市场表现有所改善。

  香港高级男装零售商利邦有限公司去年扭亏为盈,但成色不足,主要靠控股股东山东如意集团输血,而目前该公司正遭遇流动性危机,另外公司主要股东冯氏家族目前的重心亦主要放在核心业务利丰(0494.HK) 之上,后者日前刚接获冯氏家族为主财团的私有化要约。

  时尚设计师行业失去其当今最重要的人物,法国品牌Chanel 香奈儿周二宣布,其终身设计师Karl Lagerfeld 卡尔拉格斐去世,享年85岁。



版权所有:四川香港新澳门app工程起重机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地图